◆◇、__燕飞若北Xback

( • ̀ω•́ )✧

[TSN/ME]性感马总,在线插花(全文)

青衣xiexie:

预警:NC-17,小朋友请注意!!!


这小车开的我,得亏羊角太太昨晚那篇肉补肾,不然都憋不出来。




应广大读者朋友的要求,Facebook网络教学平台开课啦!!!


下面有请CEO Mr.Zuckerberg为您教授插花课程。


只需999,包教包会。


(注:个人问题造成学习失败,平台不予退款)


课程要求:


Firstly,你需要考上哈佛。


Secondly,你需要遇到一位腰细腿长棕发大眼人美声甜性格温柔的巴西斑比——Eduardo Saverin.


如果有同学认为这些要求无法做到,请右转出门;或者左转,找Sean Parker先生更换“如何撩到维密天使”课程。


接下来,由Make Zuckerberg先生讲授第一节课——亲身上阵演示如何插花。



“爱情需要仪式感。”


Dustin·伪·理论恋爱达人·Moskovitz在他的Facebook上如是写道,并且不怕死的@了他的Boss加好友——Mark。


自从Chris离开之后,Dustin一跃成为了全公司最有恋爱头脑的人,当然,这是他自认为。作为一个高管,他时刻忧心着员工们的感情生活。良好稳定的感情有助于工作的正常发挥——在Mark嘲笑他无所事事瞎操心时,他是这样回答的。


众所周知,程序员=单身猴,Facebook的各位IT达人在感情上真的是无fuck说,所以,面对那些少数的已经有稳定恋爱关系的人,大家都是报以嫉妒和关怀这两种复杂交织的情绪。


其中,以Mark Zuckerberg为首。普通员工不敢对暴君的感情生活指指点点,不代表Dustin不敢啊。他经常给好友出一些维持爱情的小主意,毕竟他觉得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像Eduardo那么好而且审美跑偏的人了。


对于Dustin的这种行为,Mark拒绝发表任何意见。他不认为一个单身狗能给他这种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成功人士提供什么好的意见。



然而,这世上所有事都不是一定的。



终于结束了手上一阶段的工作,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十点,前一天因为加班到凌晨而在公司休息的Mark扔下手中的红牛罐,揉了揉眼角,走出了公司。


他开着自己的车向家驶去,经过一家花店时,鬼使神差的,他想起了Dustin发的那句话。


Mark停下车,走进店里,看着桶中插着的还带着露水的红玫瑰,让店员包了几支,搭着几簇满天星。



回到家时,还没到11点,Eduardo在公司还未下班。Mark拉开冰箱,吃了两个速食三明治填饱肚子。在公司休息的并不太好,但这个时间生物钟还不允许他睡觉。


想着丈夫前几日一直念叨的“找个时间自己装饰一下房间”,他将床头的花瓶拿了出来,扔掉了里面保姆放进去的说不出名字的花束。他想,也许自己插一束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坐在阳台上,Mark打开电脑,对着屏幕上的插花教程自己研究了起来,他拆掉了花店店员为他包装好的花束,拿着一把小剪子细细修剪着玫瑰花枝上的刺。



“Mark,你在做什么?”和爱人通过电话,得知他已经回家的Eduardo提前结束了手中的事务,赶了回来。其实今天本来也没什么重要的工作,带回家来就能处理。


他换上拖鞋,走进客厅,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环视一周,在阳台上找到了Mark,隔着玻璃门,Mark背对着,低着头不知在做什么。


Eduardo放轻脚步走了过去,俯下腰将手臂搭在丈夫的肩上,握住了他的手。


“嘶……”一个不注意,手指尖传来刺痛,他才看清Mark正在做什么。


他下意识的缩回手,被Mark一把抓住。“我看看,刺扎在里边了。”Mark放下手中的玫瑰,将Eduardo的手指放入口中,想把刺吸出来。


“不行,斜着进去的,我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尖一点的东西帮你挑出来。”他搜寻了一通,最终在医药箱中找到了不知何时放进去的一次性针头。


“我自己来吧。”Eduardo在一旁的小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来,”Mark避过他想要接过针头的手,“你一只手不方便。”


他低着头,认真的对付那根细小的难见的尖刺,脸上的神色格外凝重,仿佛对着的是一个棘手的病毒。


“不,不行......”Eduardo皱着眉,挣扎着想躲过卷发男人的粗暴动作。“你轻一点,疼......”


Mark的手像一只钳子般有力,紧紧将他的手腕禁锢。


“听话,别动。”


他分出一只手拿过茶几上的纸巾。


“我告诉你别动,出血了吧。”


“谁知道它这么硬,我疼啊。嗯啊,轻点......”Eduardo将没被控制的那只手伸进Mark的头发,恶狠狠地揉了一把他的卷毛。“轻点,不行我自己来。”


“忍一下,快了,快了......”Mark不顾wardo在他头上作乱的手,加快了速度。


Eduardo咬着自己的唇瓣,眼角一抹不自然的红晕,胸口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微微颤动,耐心的等待着Mark的动作。


“呼”Mark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额角的汗滴落在布艺沙发上,洇开一个小点。


“下次别在我插花的时候过来捣乱了,玫瑰上的刺还没剪掉你就来拿,现在知道了吧?”


“这个直接让花店的人送过来好了。”Eduardo认真端详着自己的手指,确认没有更细小的刺留存其中,“你怎么想起来自己插花了?”


Mark看着他,围着一条钟点工落下的备用围裙,粉色的Hello Kitty引得Eduardo阵阵发笑。


“你之前不是想自己装饰房间吗?”他解下那条围裙,“我难得休息,提前练一下,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做。”


“so sweety......”Eduardo贴上前去,轻轻的吻上他的唇。


两人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Eduardo找来一个防水创可贴将指尖包住。他想和Mark一起完成眼前的插花,却被拒绝。


“你看着我做就好,马上就弄好了。”Mark说着,将手中的满天星撕下多的小枝丫,插入瓶中。


“搞定。”


还没等Eduardo对这个作品发表什么意见,“铃铃铃”Mark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秘书felicia打来的电话。


“?”他擦了擦手,接通电话,“什么事?”


“sorry boss,原定明天召开的一个合作谈判,因为对方的项目负责人临时有急事,必须赶回去解决,他希望能将会议提到今天进行。”


Mark侧头看了看身旁的爱人,他显然也听到了电话中的内容,无奈的笑着点头。“OK,我马上回公司。”


Mark满怀歉意的抱了抱Eduardo,“我很快就回来。”说完,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隔着花坛和铁质的围栏,目送Mark的汽车远去,Eduardo将花瓶端起来,放回了它原来的所在地。


他认真审视着这瓶花。配色并无问题,红白色很难搭配的难看。可是,Mark的摆放方式显然很有问题,他一向审美糟糕,从大学起,美术方面的作业就不能依靠自己来完成了。


但无论如何,不管那支玫瑰有多突兀的斜在一旁,Eduatdo仍然很满意这幅作品——这是Mark的首次插花之作。


面对丈夫的这个小小惊喜,他看了看瓶中的花,决定做点什么作为回报。


会议开的还算胜利,签完合同后,Mark赶紧回家,路上不堵车的话,到家还能和wardo共进晚餐。




小菊花课堂开课啦!!!


石墨戳这里


SY戳这里,车在三楼


没有请通知补档。


分两天写完的,连贯性不太好,见谅。Dustin说的那句爱情需要仪式感我也不知道出处,反正我室友天天和他男友念叨,听他俩的谈话大致就是爱情中需要各种惊喜之类的吧?



评论
热度(203)
  1. 清让青衣xiex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