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燕飞若北Xback

( • ̀ω•́ )✧

【TSN/ME】尘与雪(本能AU,NC-17,01)

鱼:

六一点梗,会尽快写完,祈祷我的拖延症不要发作_(:з」∠)_




警告:有详细暴力描写,犯罪现场描写,有极度血腥的犯罪手法、现场、尸体描写,主要角色死亡,双黑,涉及黑道描写,未成年请尽量不要戳,请不要点推荐和喜欢,怕被和谐,我就这一个号,炸了就没了




沼泽地




Mark站在警🐳局门口抽了支烟才进去,警🐳局里人声鼎沸,众人来来去去,没人注意到他进来。他佝偻着背几步走完楼梯,转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倒是没想到Dustin在。




“等你半天,跑去哪儿了?”Dustin正坐在Mark惯坐的转椅上,鼻子和上唇间夹支笔,笔随着他说话滚到手上。




“有事?”




“命案。”




Mark倒了杯咖啡才跟他去会议室,不大的地方挤了一堆人,将会议桌围的满满当当。警🐳长也在,瞧了Mark一眼,立刻眉头紧锁,Mark面无表情的与他对视,几秒钟后警🐳长移开了视线,低下头听下属汇报情况。




Mark坐在会议桌末端,垂眼审视发到自己手中的案情记录和现场照片。死者是L.A.一位颇具名气的老板,旗下有数家酒吧和豪华酒店,同时也因涉及毒🐳品🐳犯🐳罪和性🐳犯🐳罪常年受到警🐳局监控。Mark觉得讽刺,这位老板的钱财可以让他聘请全国最有名、最昂贵的律师来为他洗清罪名、摆脱指控,却无法避免他横死。谁说钱是万能的呢。




“……他的管家在早上才发现他横死在床,满屋子血迹,初步的尸检结果显示,他死于失血过多,死亡时间约在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从这点可以看出凶手非常残忍,手段娴熟,可能有一定法医鉴定知识和解剖学知识,下手的地方基本避开了可以造成大出血的动脉。具体的尸检结果需要再等几个小时。”Mark听完一个警🐳员的发言轻“哧”出声。




“怎么?”警🐳长说,“你有何高见。”




“凶手是个变🐳态。”Mark说,“他(It)不是可能 ‘有一定法医鉴定知识和解剖学知识’,他(It)是一定精通法医鉴定知识和解剖学知识。”他指着其中一张尸体照片的一角,“看到了吗,他(It)捅了死者脖子,避开了颈椎和颈动脉,直接捅🐳穿了气管,我推测这是第一下攻击,他很可能还捅🐳穿了死者声带,让死者无法发声呼救。”




他翻到另一张照片,点了点死者手腕,“他(It)非常自信,并且力气很大,大到可以单手制住一个有健身习惯的成年男性,注意这里血迹走向,凶手废除死者发声能力后便松开了他,”Mark沉默了一会儿,寻找恰当的词汇来还原当时的场景,“像在屠宰初生的羔羊一样屠宰死者。”他说,“我认为凶手是男性,他受过相关教育与训练,对谋🐳杀习以为常,他非常冷静和冷漠,看着死者挣扎,跌跌撞撞想要逃出房间求救,接着,第二下攻击,”他找出照有死者膝盖特写的照片,“他踢碎了死者的膝盖,于是死者跪下,”他从照片里拣出一张墙壁特写和一张地毯特写,“打翻了床头柜上的东西,伸手想要扶住墙壁保持站立,注意这里的墙纸,有一道向下撕扯的痕迹,却没有血迹,说明死者当时出血量很少,”他伸出左手捂住颈部,“凶手是右撇子,右手持凶器。血迹顺着死者胳膊流下来,滴到床上和地上——他们当时在xing🐳交,或准备xing🐳交,凶手面对面坐在死者身上发起了第一下攻击——现场一定有滴落状血迹。”




“死者挣扎着站起来,凶手踢了第二下,彻底废除死者行走能力。接着一刀刀捅向死者肺部,从背面,避开脊椎和所有肋骨。”Mark下了结论,“他精于此道。这是虐🐳杀。他享受——”Mark停下,皱起眉,他不知道凶手究竟享受什么,鲜血?死者的恐惧?还是单纯虐🐳杀的快🐳感?抑或所有?他跳过这一句,“凶手很难对付。凶器是细长的尖锐物品,可能还在死者的屋里,现场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汇报情况的警🐳员回答,“还在搜查中。”




“那我去看一下。”Mark说着站起身,“凶手很聪明,并且在故意卖弄他的聪明。”




Dustin开车载着Mark和两位警🐳员前往现场,“Mark你认为这是熟人作案吗?”他问,“如果是陌生人作案不应该挑这么一个显眼的目标。”




“谁知道呢,谁知道那些变🐳态在想什么。”坐在后座的一个警🐳员懒洋洋地说,“这种渣滓,死绝了才好呢。”




Mark在脑中回忆管家的笔录,“你说的对,这是熟人作案。如此张狂的作案手法,如果凶手是陌生人的话,他早就在种种渠道宣扬自己的 ‘事迹’了。与之相反,尽管现场一片混乱,但凶手在尽力隐藏自己的信息,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是谁。”他背出管家笔录的一段,“注意到了吗,管家在夜里十一点五十多时听到死者和一个人进门的声音,过了二十多分钟后听见楼上传来动静,接着安静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她睡着了,期间她在凌晨四点四十时醒了一次,没有听见任何动静,早上七点她起床,为死者准备当天报纸杂志和早餐,直到早上九点她去敲门叫死者起床才发现死者死了。”




“说明凶手就是死者带进门的人,并且在行凶之后立刻离开了死者家?”Dustin问。




“不一定,凶手可能在行凶之后到七点之前离开房子。”Mark说,“他了解管家的作息规律,甚至可能了解死者房子的整幢构造。没有一个监控拍到他的离开,只有十一点五十二分,死者家门口的监控拍到死者和一个男人进门,那个男人还没有拍到脸。”






他们向案发现场留守的警🐳察出示了证件,Mark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进屋,先绕着房子看了一圈。这是L.A.新港滩巴波亚半岛最靠近海岸线的房子,建成时间古老,外墙多用天然石料筑造,庭院宽阔,屋后更有绵延石梯通向不远处的海滩。正是夏季游人最多的时候,房屋外的马路两旁泊满各色豪车,海滩上人流如织,码头和海面上停着不少游艇。他皱起眉,开始真心实意地感觉凶手难以对付。




屋前是双行道马路,马路两旁俱是房屋,有豪华别墅,也有别墅改造的商店、饭店,房屋前后种植高大的棕榈树,却并未遮挡马路与房屋的监控摄像头,屋后便是悬崖,悬崖下是海滩。Mark撩起隔离带走进屋内,找到Dustin问:“凌晨时海滩上还会有人吗?”




Dustin怔了下,“应该有吧……”他不怎么确定地说,“我没怎么来过这儿。”




Mark点头,命令他:“我需要附近商店、房屋、海滩的所有监控。”接着转身走到门厅开始察看。十一点五十二分,死者和一个男人进门,他们应该抱在一起,Mark凝视门框,犯罪现场调查员在上面贴了一道黄色标记,标记下方是一道几乎看不出的痕迹。“这是两人进门时其中一个手扶过时留下的,但没有提取到指纹或DNA.”Chris在Mark身边说,Chris是警🐳局最年轻的现场调查员,也是Mark最信任的一个,他们曾是校友和室友,四年大学时光培养出的默契是旁人难以取代的。Chris点了点标记,“他们至少其中一个喝醉了,我推测他们当时拥在一起接吻,其中一个人站立不稳扶住了门框,接着——”他指向玄关处摆放的半人高立柜,“其中一人碰倒了摆在立柜上的花瓶,花瓶在早上被管家扫走,碎片扔进了垃圾桶——现在已经送去物证科了,希望能在上面提取到指纹或DNA.地毯上有水干后的痕迹,花瓶里有水和鲜花。”




Mark低头看地毯上放着的黄色立牌,标记干后的水痕,他点点头,往屋内走。Chris跟在他身边:“你绝对想不到我们在哪儿发现了凶器。”




“厨房?”Mark问。




“不,是客厅。”Chris说,带Mark走到客厅的酒柜旁,酒柜附近有一张木质小圆桌,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冰镇酒桶,桶里的冰块已经化了,“香槟瓶已经打包送去物证科了,里面是半满的,两个酒杯也一同送去了,其中一个杯子里有三分之一的香槟,另一个是空的。杀死死者的凶器,就摆在这张桌子上,一把冰锥,擦得干干净净,没有检验出任何指纹、DNA、血迹。”




两人对视一眼,都知道凶手极难对付。




“你不觉得奇怪吗?”上楼去往死者卧室时Mark问,“打碎的花瓶管家清理了,为什么酒瓶酒杯摆在桌子上?”




Chris愣了一下:“是啊,为什么?”




“管家在撒谎。”Mark说,“酒瓶和酒杯,是用来示威的。”




“凶手有帮凶,”Chris立刻明白过来,“管家是帮凶,或是帮凶之一,不是监控没有拍到,而是洗掉了,或是一直重复播放过去的监控录像。”




“这不是谋杀,这是杀鸡儆猴。”




————TBC————



评论
热度(71)
  1. ◆◇、__燕飞若北Xback 转载了此文字